让一汪清水贯穿母亲河辽河干流,是辽宁人民多少年来的梦想。经过辽宁省多年的不懈努力,辽河治理取得显著成效。摘掉污染帽子后的辽河更是成为全国第一批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并且是唯一的流域型代表。辽河治理取得成功,与辽宁省实施的“划区设局”“退耕还河”“生态蓄水”“城市景观”等措施密不可分。日前,《经济日报》记者从辽河干流起点辽宁昌图县福德店出发,直到辽河在盘锦的入海口处,记录下一路所见所闻。

从辽河干流起点到入海口处,探访辽河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一条“摘帽”后生态环境越来越好的辽河。经过治理建设,辽河流域如今形成5个大型湿地和18个河口湿地,这些湿地在调节辽河水域水质的同时,开始成为游客向往的旅游胜地。

一路看下来,在代表着辽宁旅游新名片的铁岭莲花湖湿地、沈北七星湿地、盘锦红海滩湿地等地,处处生态优美、游人如织。如盘锦市打造的辽河口10余公里长的红海滩国家风景廊道已是国家4A级景区,这一被称为“中国最精彩的休闲廊道”“红色海岸线”的湿地景区,现年接待游客量可达23万人次,让旅游业为盘锦老工业基地转型注入动力。如今,从辽河干流起点福德店到中游台安段,再到入海口,随处可见围绕辽河打造旅游项目的建设场景。

辽河保护区实施围网封育后,经过几年休养生息,生物品种越来越多,已经成为一条优美的生态廊道,在打造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同时,一条生态旅游产业带呼之欲出,这必将成为培育辽宁新的经济增长点的新生力量。

辽河的水质同样影响着辽宁的农业发展。目前,仅在辽河干流取水灌溉的农田就有102.86万亩,辽河干流的水质安全又直接影响全省近十分之一水稻的质量安全。

将辽河治理建设成生态带、旅游带、城镇带,正是辽宁提出的辽河治理与保护的目标。辽宁省还提出,在实现辽河生态健康、保证行洪安全的同时,建设休闲、健康、养老生态旅游产业试验示范区,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为长远发展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辽宁省相关负责人曾说:“辽河不治,辽宁不宁;辽河不清,辽宁难兴。”如今,“母亲河”已经摘掉污染的帽子,开始成为辽宁经济社会发展,振兴老工业基地不可或缺的因素。

福德店,东辽河和西辽河的交汇之地,位于辽宁省昌图县长发乡。全长538公里的辽河干流由福德店汇合两源后,奔腾而去,先后流经昌图、康平、开原、新民、辽中、台安等地,进入盘锦,最终汇入渤海。我们此次探访辽河的第一站,便从福德店开始。

从沈阳出发驱车一路向北,2个多小时后,抵达辽宁省昌图县长发乡王子村。在村口,我们遇见了村民赵井武。老赵今年67岁,家距河岸只有几百米远。他清楚记得辽河污染最严重那几年的景象。“那会儿东辽河、西辽河都是污水,流到咱这儿的时候,整个河面都是红的,什么鱼都没了,岸边全是荒沙地,几十米内寸草不生。村里的人除了办事必须要过河,谁也不愿意靠近河岸,那味儿,真是太臭了。”赵井武说,“现在可不一样了,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在王子村一块刻着“福德店”三个大字的巨石旁,便是东西辽河的交汇处。如今的辽河原点,只见岸边草木旺盛,几乎不见裸露的沙地,河面大约30米宽,远看河水微微发黄,走近后微风吹来,植物的清香令人陶醉。

“正常时两河交汇处会形成一个小湖,最宽处可达百米。今年赶上大旱,水位明显低很多,你们看到的河水现在基本都是东辽河的水,西辽河这些天没有水流下来。”昌图县辽河凌河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君对记者说。“你看那边的河道,就是西辽河,对岸是内蒙古。”顺着李君所指方向,记者看到西辽河目前仅仅是一条细流与东辽河交汇。因为缺水,两河交汇处露出一大片河床,细细的河水在其中缓缓流淌。

缺水导致河堤高出水面将近4米,走上福德店渡口的浮桥,我们依然能够与河水亲近。站在浮桥上,辽河就在脚下流过。虽然河水夹杂着泥沙、呈现微黄色,但在近岸处依然清澈见底。在岸边水草较多的地方,能清楚看见小鱼成群地游着。

因地处东、西辽河交汇处,福德店曾是辽河干流上有名的渡口。昔日辽河十分宽阔,大小商船往来于此,渡口一派人流熙攘的热闹景象。随着历史变迁,辽河干流上的各大渡口消失,逐渐被耕地取代,福德店也渐渐被人们淡忘。到上世纪末辽河重度污染,作为干流起点,福德店再度走进人们视野。

从2011年开始,辽宁省下决心要把辽河污染的帽子摘掉。从辽河干流起点开始,实施了退耕还河、搬迁污染企业、建立污水处理厂、实施生态蓄水工程等措施,在辽河沿岸1.5公里范围内全线打造封育区,禁耕禁牧。为把这项工作推进得更彻底,辽宁一改过去多个部门协作治理工作机制,专门组建成立辽宁省辽河凌河保护区管理局,全权负责辽河治理工作。

治理效果立竿见影。据王子村村民介绍,采取封育、禁排等措施的第二年,福德店段的辽河干流就闻不到臭味了,河水明显变清的同时,原来岸边的沙地迅速长出芦苇、菖蒲等植物,白鹭等鸟类也开始重现。

“过去辽河污染,其实从源头就开始了,东、西辽河两边的企业都在排污。”李君介绍说。西辽河大部分位于内蒙古区域内,东辽河大部分又是吉林和辽宁两省界河。为从源头治污,辽宁多次与吉林、内蒙古协商,划定保护区,采取措施治理企业排污,打击盗采河沙等工作。如今,辽、吉、内蒙古三地基本杜绝了企业排污行为,确保清流汇聚在辽河干流的起点。

在环保部门建的检测水质的取水处,我们取了一瓶辽河水,瓶中水相当清澈。“和过去污染最厉害时的劣Ⅴ类水质相比,现在随时取水检测,辽河水质都能达到Ⅳ类以上,辽河可真的是摘掉污染的帽子了。”李君说。

辽宁省新民市境内的这一段辽河岸堤路,因行经农村而呈浓郁的乡土气息。车少、人少,平整的柏油路像刚铺的一样。

摇下车窗,湿润的风裹挟着花草的清香径直往怀里钻。纵目四望,云霭低垂,河水静流。辽河两岸,绿意阔大而葱茏。滩地自由疯长的野草,深可及腰,风吹如浪。你正欣赏这天地间近乎奢侈的美,忽地,扑棱棱飞过一只什么鸟,哧溜溜窜出一只什么鼠,让人一怔。仿佛宣示,这河这景是它们的。

河堤偶遇闲来溜达的三位老汉,分别是刘兴权、桑海文、周广岐。他们给今天的辽河下了个定语:辽河又变回原来的模样啦。这老哥仨最小的也有71岁了,祖祖辈辈生活在辽河边的门家网村,从小在河边长大,在辽河里游过泳、摸过鱼,眼见着辽河水由清渐渐变浊,又由浊渐渐变清。这过程让他们悲喜交加。刘兴权记得辽河最浑的时候是暗红色的,鱼虾绝迹,鸟兽无踪。“有一阵子村村冒烟,旁边的辽河能好吗?”最多时有数百家“小化工”“小造纸”沿河排开,污物污水直入辽河。清亮亮的河水愣是被染成了“大酱汤”,臭味绵延几十里。对此,河边人家感受最深,河水变红,连带着附近的井水也不能饮用了。

“所以说呀,政府治理辽河俺支持,把河滩地收回去俺们也支持。只是补偿少了点。”刘兴权老两口有14亩河滩地,政府赎回后每亩地每年补偿600元。这个数对于没有务工能力的刘兴权来说确实不算多,但累加起来,封育辽河退耕所付出的补偿,单就辽宁省级财政而言,5年就支出了21亿元。为还辽河一个“清白”,政府使出了全力。用桑海文的话说,“就算大家小家都给辽河做点奉献吧,辽河已经给我们祖祖辈辈这么多,这情算不清还不完啊”。周广岐也说,你看河边栈桥上欢快骑车的孩子,为了后辈的幸福,值了。

拆除河边污染企业,将河道滩地全部退耕还草,直接触动的是经济利益。思想工作也做,行政手段也使,而平常日子里的守护,就靠“李志华”们这帮护河员了。

李志华是谁?这片辽河人家都知道,这老头的眼睛“贼”着呢。每天凌晨三四点钟,李志华就起来了,跑到河边草丛里伏着。他不等什么野兔野鸡,他不打猎,他是反打猎的,反偷土的,更是反放牧的。“干这事的都挑晚上。”李志华说。因而他在新民城郊乡河道管理所的上班时间也跟着延长,常常早三晚九。总之,谁破坏辽河植被生态,谁就是和他李志华作对,就要管。

被抓住的人对李志华瞪眼,“辽河是你家的?!”李志华说,对!辽河既然是大家的,也就有他李志华一份。如果今天你家去河边放牛吃草,明天他家又去偷土、捕鱼抓兔,都去打辽河的歪主意,那辽河两岸还会沙化,好不容易回来的几十种动物还会弃河而走。就剩下人守着脏兮兮的水,对得起生养我们几千年的辽河吗?

有时讲道理不管用,好几次李志华挨揍了,且伤得不轻。缠好纱布,李志华还是一大早就出门沿河巡视。老伴也知道李志华并不在乎几百元的聘用月薪,儿子在城里买了大房子让他去住他都没去,他就是爱这家乡的河,谁也拦不住。

没人知道眼看60岁的李志华为啥这么拗,他像是自言自语,“你不知道俺和辽河的感情有多深……”说这话的时候,老李侧转身去,仰起头,竭力不让心底涌起的潮水溢出眼眶,漫过堤岸。他不想陌生的小辈看见他动感情。

雾气萦绕的芦苇丛上面,一群白鹤飞过;一条栈道伸向披着霞光的河水……这些摆在桌上墙上柜子上的放大图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经过处理的。“这些都不是我拍的。”沈阳市沈北新区宣传部曹海琳说,尽管自己也是辽河摄影发烧友,但相比真实的辽河湿地风光,自己摄影技术的“发烧温度”还不够。

辽河在沈阳市沈北新区这一段,有令人着迷的湿地景观,每年吸引数百万游客来观光,仅旅游产业,每年就给沈北新区带来十几亿元的收入。“这是坚持做好‘加减法’的真功夫换来的成果。减,就是剪除‘野蛮增长’。加,就是加上‘绿色崛起’。”沈北新区区委书记庞洪波认为,好环境也是生产力。

在辽宁省大规模“剪除”沿辽河的污染企业之前,沈北新区已经为项目落地设置了绿色门槛,先后否决了100多个不符合生态环保要求的建设项目,对影响湿地生态的小水泥、小造纸等污染企业提前清理了门户。沈北新区的领导表示,这些“黑色GDP”不做减法,“绿色GDP”就没有加法。在沈北新区,年接待游客量已突破300万人次,文化旅游产业已经与移动互联网产业、通用航空产业、高端食品加工产业等并列为新经济支柱。

湿地就像辽河之肺,每天推陈出新,为辽河输送最新鲜的水。沈北新区着力将辽河湿地打造成“沈阳绿脊、生态引擎”,沿河植被覆盖率由15%提高到90%以上。辽河治理逐步与城镇带、旅游带建设相衔接,加强重要节点建设,提升区域景观形象,针对性地实施了一批景观提升工程,如万亩花海、48公里环湿地自行车景观路、房车基地等工程。在辽河流域,像辽河七星湿地这样的水质净化工程一共有5个,加上18个河口湿地,这23个湿地如23颗珍珠点缀在辽河两岸,成为一道人文风景线,在净化辽河的同时,也给两岸人家敲开了致富之门。

河堤路上行,迎面竖一牌:辽河农家院。按箭头指引,记者见到了农家院的院主梁红。梁红的观点很实在:无限美景具有“可用性”。他在辽河边包了200亩地搞起了农家乐,有采摘果园,有垂钓鱼塘,还有骑行观光。说起收入也不遮掩,周末一天营业额就轻松过万元,比城里饭店不少挣。梁红说:“河滩地交给政府了,咱不能守着美景干闲着,开办农家院就是辽河管理局的领导帮助出的主意,这可比种地强多了。”

和梁红一样,原来在辽河七星湿地边的大片滩地上种植玉米的农户们,大都改行发展休闲观光旅游业,将度假、餐饮、娱乐与农事体验紧密融合。都市“乐活族”爱上了沈北浓郁的“田园风”,辽河七星湿地公园从2012年开放至今,吸引游客超百万人次,为当地的农民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和创业机会。比如,辽河边上的锡伯族民族文化村,依靠辽河景观带,大打文化牌,该村文化产业园总经理张爱忠说,保持辽河和农业的原生态,在后台增加现代农业的技术含量,环境保护的附加值可以让游客在尊重自然中体验快乐。

如今,亚洲金旅奖(十大自然生态旅游名区)、中国特色旅游之乡等殊荣纷纷花落沈北地区。曹海琳感慨,这是母亲河馈赠给爱惜她的人的礼物。

“治理辽河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过程。”在采访辽河流域环境治理的过程中,辽宁省辽河凌河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李宇斌的这番话,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有所为,是治理辽河实施的一系列措施,包括退耕还河还湿地、围网封育、进行生态蓄水及水环境综合整治、实施河道清障等,这些措施为辽河建起了保护屏障,让辽河不受人类活动的影响,能够安静地休养生息。

有所不为,是对辽河保护管理区范围内的生物不进行任何人工干预,任其自我修复、生长。

直径1.5公里的保护区内,辽河向下游蜿蜒流淌。在被铁丝网与耕地隔离开来的保护区内,我们驱车在辽河管理路左岸一路向南,至台安段时,一只快速飞翔的小鸟一直飞在我们的车子旁边,仿佛在与我们竞赛。

一路经过的昌图、康平、沈北新区等地,所经之处皆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种类繁多的植物,将河岸装扮成“绿海”。野鸡、白鹭、灰鹭、江鸥等各种鸟类或在天上飞着,或在岸边觅食,草丛中不时有野兔等动物在快速奔跑。一年要来回开车跑数十趟的辽河凌河保护区管理局司机薛师傅说:“这两年各种鸟类越来越多。每次开车都得小心翼翼,就怕撞上它们。”

行至台安县辽河达牛渡口时,我们看见许多大人和小孩正在河岸的沙滩上玩水。停下车子,遇见常卫峰、宋立仁两位交通管理员。他们在这里都已工作了20多年,辽河给他们留下最深的印象是动物的变化。常卫峰说:“我们看着辽河污染越来越厉害,到后来各种鸟、鱼都没有了。也看着河水渐渐好起来,它们又开始回来。”在两人心中,辽河生态环境的变化如同V字线年辽宁开始启动全面治污之时。从2011年起,台安段与各段辽河保护管理部门一道,一共搬迁出河道居民146户,清理沙场123个,拆除小加工厂、小炼油厂、小养殖场等违法建筑58处,拆除大棚7万平方米,清理套堤183公里,移出主行洪保障区内人工栽植的阻水林木2.8万亩。同时,他们更完成了辽河两岸1036公里围栏和780公里管理路的建设,全面建成从昌图干流源头到盘锦入海口的辽河管理保护区。

从初建到建成,辽河管理保护区内的生物出现奇迹般的自我恢复。到2014年年底,辽河保护区的鱼类恢复到46种、两栖与爬行动物6种、鸟类89种、植物360种、昆虫350种,适合多种生物生存的优质水环境基本形成。几年后,辽河管理保护区迅速变身为一条538公里长,水清岸绿、蛙鸣鸟叫的“生态廊道”。

“建好保护区后,几乎不需要我们再做任何事情,保护区内的植物就开始了自然生长,各种鸟类、两栖动物和哺乳动物开始迅速回归、繁衍不息。”李宇斌说,这便是“有所不为”。

鸟儿在高楼间飞翔,垂钓者遍布辽河两岸,市民在湿地公园里漫步,辽河大桥上车流如梭……沿辽河行进500多公里后,我们抵达最后一站—盘锦市。

作为母亲河,辽河养育着盘锦这座城市。盘锦物产丰富,大米、河蟹、泥鳅在肥沃的辽河冲积平原上生长。流经盘锦全部县区的辽河给这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从辽河小学到辽河美术馆、从辽河街道到辽河医院,就连盘锦的经济支柱—油田,也以“辽河”命名。

双台子区水榭春城湿地公园和湖滨公园是依辽河左岸新建的一处城市湿地公园,这个占地面积72公顷的公园十分别致,精致的水榭亭台与成片原始的芦苇等湿地植物天然融为一体,加上人工种植的1.9万株乔木和6000株灌木,构成独特的城市湿地景观。

水榭春城湿地公园附近,遍布着居民小区,市民王春茹家就在这里。“前两年建好这个公园后,我们一家人几乎每天都来散步,家门口就有这么好的湿地公园真是太棒了。”她说。

盘锦市辽河凌河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张海龙介绍说,经过修复扩建,盘锦市区内建成辽河湿地公园、北岸辽河生态公园和水榭春城湿地公园3座湿地公园,总面积将近800公顷。“加上辽河口几十平方公里的湿地,盘锦可以说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湿地城市。”张海龙说。

辽河城市段治污,大型的污水处理厂必不可少。通过招标,盘锦市引进世界城市污水处理能力领先的德国柏林水务公司,运营地处双台子区的盘锦市第二污水处理厂,日处理能力可达10万吨。在这个污水处理厂,我们见证了城市生活污水经过层层处理变为Ⅲ类水质再流入辽河的全过程。柏林水务盘锦公司总经理张成斌专门在出水口用矿泉水瓶取出的水样,混在普通矿泉水中,还真分辨不出哪瓶是经过处理的污水。

“目前盘锦市区每天产生20万吨居民生活污水,经过第二和第一两个污水处理厂,可确保无任何生活污水流进辽河。”盘锦市环保局副局长王立远说。

2011年,辽河干流盘锦段消灭了劣Ⅴ类水质。2012年,盘锦段各条支流河消灭了劣Ⅴ类水质。到2013年,辽河摘掉重度污染帽子之时,盘锦段水质持续稳定在Ⅳ类标准以上。“如今我们总长115.3公里的辽河干流盘锦段已能时刻确保一河净水入大海。”张海龙说。

洁净的辽河如今已成为盘锦生态文明建设的宝贵资源。盘锦城市段辽河两岸随处可见风景宜人的生态景观带,在家门口亲水近水已经融入盘锦市民的生活。

辽河城市景观带形成的同时,结合“全域城市化”建设,盘锦还全力推动全域辽河生态文明示范区建设,盘锦市辽河两岸农村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美,由昔日“脏乱差”变为集生态带、旅游带、城镇带为一体的农村生态廊道。

经过盘锦兴隆台、双台子两区,再穿过盘山、大洼两县,辽河入海之时,盘锦再度得到母亲河的馈赠。辽河与渤海交汇处的几十平方公里湿地上,一株株自然生成的湿地植物翅碱蓬草连片生长,形成极为壮观的“红色海岸线”奇观。围绕这一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盘锦市打造出著名旅游景点—全长约18公里、占地20平方公里的红海滩国家风景廊道,这里年接待游客量已达23万人次,以红海滩为代表的旅游业正成为盘锦经济转型的新动力。

江河千万,终归大海。在盘山渔港,我们登上前往辽河渤海入口处的快艇,行驶几公里后抵达河海交界处,此时的辽河已经变成望不到边的汪洋。我们再次取出一瓶水样,看着海水与河水在一起的“两混水”,依然透亮清澈。辽宁省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摘掉辽河污染帽子,让清清河水流入渤海的梦想终于实现了。(经济日报记者 张允强 孙潜彤 苏大鹏)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